Koyo

这里Koyo
扯皮选手__画画写文是假的,这辈子都不会的_大部分时间在划水唠嗑自嗨_是孩厨,虽然lof上一般不怎么放
奥威尔_Ringo粉_鳖女士的little monster_舞台剧爱好者
目前cp主出胜/dover/冷战/ZS and so on_JOJO杂食&快乐妈妈粉_混乱中立派_半边脚在欧美圈
激情高三中,随机更新,慎fo
只要态度不过激,CP逆拆都没关系,欢迎勾搭,私信/qq皆可
qq:2637095040
微博:@过气K某人在线划水
提问箱:https://peing.net/zh-TW/koyo_complex?event=0

嚼嚼嚼,吃披萨。

#惯例短打,肚子有点饿。有剧透。


福葛一个人在露天餐厅吃披萨,嚼嚼嚼,嚼嚼嚼。披萨上的芝士真足呀,牛肚菇也很香,很好吃呀。福葛摸一摸口袋,又掏出个金黄小橘子,一点一点剥开皮,一瓣一瓣放嘴里,嚼嚼嚼,嚼嚼嚼。橘子是蜂蜜一样的橘子呀,很甜很甜很甜呀。那不勒斯,真安宁呀,安宁得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连食物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呀。

可是没有人和潘纳科特福葛一起吃披萨呀,一个人也没有呀。潘纳科特福葛身旁的椅子空着,空荡荡无人呀。谁来这空椅子上坐着?谁有在这空椅子上坐过?不知道呀,不记得呀,潘纳科特福葛,他自己竟也快忘啦!

是谁原本坐在这里呢?福葛低头看着橘子皮和披萨。是谁曾经一直坐在他身边?在春草微风里,在夏星夜明时?秋麦满了田野呀,冬雨夹细雪?他曾那样爱过什么人呀?他是真的曾经很爱很爱谁呀?他真的有过什么人什么人的笑脸,与人打骂,迎风尘呀……可是他忘了,可是他却忘了那人究竟是谁。爱没有死去呀,爱没有死去呀,可要去哪里寻找爱过的记忆呀?时间,时间,谁来战胜时间呀?死亡,死亡,是谁说过死亡并非所向披靡*呀?

为什么我已经要想不起来了呢?像永远算不对两位数乘法一样,是被谁传染了呢?

已经再也不是十六岁的潘纳科特福葛,慢慢慢慢地吃着橘子配披萨,掉着眼泪想道。


---

*死亡并非所向披靡:狄兰托马斯《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》。“尽管情人会失去,爱情却永生;死亡也井非是所向披靡。”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0 )

© Ko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