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yo

这里Koyo
扯皮选手__画画写文是假的,这辈子都不会的_大部分时间在划水唠嗑自嗨_是孩厨,虽然lof上一般不怎么放
奥威尔_Ringo粉_鳖女士的little monster_舞台剧爱好者
目前cp主出胜/dover/冷战/ZS and so on_JOJO杂食&快乐妈妈粉_混乱中立派_半边脚在欧美圈
激情高三中,随机更新,慎fo
只要态度不过激,CP逆拆都没关系,欢迎勾搭,私信/qq皆可
qq:2637095040
微博:@过气K某人在线划水
提问箱:https://peing.net/zh-TW/koyo_complex?event=0

【MHA/出胜】如果我是吴克你会爱我吗

 #情人节瞎扯蛋,ooc属于我

 

绿谷出久脱发了,掉发程度之严重堪比秋风扫落叶,割草机过坟头。洗头时发丝顺着流水哗哗向下,和白花花的泡泡一起堵满了下水口。爆豪清理卫生间时不禁骂了声靠,心头涌起无名火,转头就吼废久你他妈是不是又在卫生间里理发,再干一次老子就把你揪秃。

不体谅家庭主夫之辛苦的男人都是王八蛋,但在这件事上某人是真委屈。不用劳烦他对象上手揪,他觉着再这么过个把月他头顶就该一片荒芜。

你说是不是洗发水有问题啊,绿谷说。上次商场促销打折买回来的,别是有点啥成分。

爆豪躺在他边上,拿着手机刷新闻,看也不看他一眼,只回了句放你妈的屁,老子和你用的同一瓶,要掉还不得一起掉。

对哦。那是我没抹护发素?

扯蛋吧你,想象力这么丰富你怎么不去写个一千零一夜。

爆豪伸手,从床头上抓了本书,一甩砸到绿谷脸上。有这闲情不如多看书,等哪天掉光了就说你他妈的是聪明绝顶。

绿谷摸摸被砸痛的鼻梁,从喉咙里咕噜出一声呜咽。施害者完全不理睬他无用的控诉,继续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。

空气沉默了很久,只有浅浅的呼吸在他们之间流动。直到绿谷开口说小胜,我四十啦,四十了,你怎么看。爆豪毫无波动,说能怎么看,是要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吗,能不能要点脸。再说了你这傻子多少岁用得着你提醒,怕不是当老子记忆就七秒。

才不是啊小胜,绿谷为自己辩护,你也把我想太奇怪了吧。

我四十了,小胜。虽然说还不算老,但也不年轻,不是十几二十岁,哪怕回到三十也不可能。四十岁就是四十岁,我将永远老下去,时光不可能为我回一次头,青春也绝不会为我重来过。总有一天我会走到五十岁,跨过六十岁——当然前提是我能活到那个时候——一路狂奔到终结,到那时兴许我不仅会没了头发,牙齿也会悉数掉光。即便我现在不脱发,将来也免不了要白头,这是不可避结局,小胜,你懂吧。

假如终于到了连头发都没有了的那一天,小胜,我们会怎么样呢?小胜,你怎么看呢?

他听到指尖敲在屏幕上的声音停顿了一下,虽然对方还是没有回过头。几秒钟后他又看到一本书向他飞来,吸取经验向后倒在床上,避免那个比刚才厚了足两倍的凶器正面谋杀他。

“快他妈的睡觉,”对方说,“就你废话多。”

灯蓦地灭了,他感觉整个人被拽着往枕头的方向扯了扯,又被扑面盖来的棉被铺了一脸。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,对方身体的热度靠近了他,同弹在他额头上的一脑蹦儿一起把他搞了个措手不及。

“当你是个老秃头。”

闷在被窝里的声音沙哑又含糊。

 

END

PS:

当了好久的白嫖,突然想起来是情人节,就回来摸了超短打来瞎JB混【。

其实某种意义上和《无用谈》有一丢丢相近,可能我就是喜欢扯些无聊的生活相声。很多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,时间才给得了故事结局,所以就这么有的没的胡闹着玩下去吧。

以上,还是个没有半点才华的女子,给各位老爷们道声新年好,以及情人节快乐【kao

评论 ( 7 )
热度 ( 92 )

© Koyo | Powered by LOFTER